当前位置: 首页>> 学习园地>> 人大论坛

解决“执行难”,还需做些什么?(二)

作者:张宝山   来源:中国人大  时间:2018-12-21

努力在更高层次推动执行工作长远发展

在汇报成绩的同时,报告指出了当前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包括各地工作开展不够平衡、执行信息化水平仍需提升、执行队伍仍然存在不适应问题、联合惩戒体系还未能实现全覆盖、全社会对执行工作的理解认识不统一等。

报告强调,下一步,解决“执行难”工作总的思路是坚持“六个结合”:把解决当前突出问题与建立长效机制结合起来,把强制执行与规范执行结合起来,把依法惩戒与司法关怀结合起来,把健全制度与应用科技手段结合起来,把解决“执行难”与解决“执行不能”结合起来,把发挥法院职能作用与动员社会力量结合起来。

报告透露,下一步将重点做好几方面工作,包括如期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切实保障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巩固工作成果,确保执行工作保持高水平运行;坚持创新思维,加快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立足长远、统筹兼顾,建立完善执行工作长效机制;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从严治院,建设过硬执行队伍。针对当前解决“执行难”面临的新情况和存在的问题,报告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加强对执行工作的监督和支持,促进全社会形成更加理解支持执行工作的良好氛围。二是完善执行立法,加快制定强制执行法,为解决“执行难”提供充分法制保障。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完善现行破产法,畅通“执行不能”案件依法退出路径。进一步完善相关诉讼法律制度,更好适应执行实际需求。三是加强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进一步健全不敢逃债、不能逃债、不愿逃债的制度体系。四是推动健全执行救助制度、司法救助保险制度,使更多涉民生案件困难当事人得到救助,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为解决“执行难”提供加完善的法律依据

审议中,对于报告中提到的制定强制执行法的建议,多位常委会委员表示赞同,呼吁尽快完善相关法律制度,为推进执行工作提供更加完善的法律依据。

“我国现行的执行方面的法律规定主要包含在民事诉讼法及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中。由于不尽完善,不少规定过于原则,缺乏可操作性,难以满足整个执行工作所需,应该抓紧修改完善。”韩晓武委员说,强制执行并不仅仅是对法院民事判决的执行和保障,而是对所有法定的执行根据的执行和保障,它涵盖了民事、刑事、仲裁、公证等领域。如此广泛而复杂的强制执行法律关系,仅仅靠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和司法解释是不够的,应当通过单独立法予以规范。因此,他建议适时制定颁布强制执行法。

刘修文委员也建议相关部门抓紧研究起草强制执行法,细化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犯罪情形,严惩被执行人转移财产、逃废债务行为,完善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法律依据。

“现在对于失信被执行人的限制举措,主要是让他在不执行判决、裁定的情况下不能高消费。实际上,在判决书、裁定书的执行内容完成之前,应当将这些高消费活动作为一项禁止令内容。被执行人仍然去高消费或者干别的限制性活动,就是某种形式上变相地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情节严重的以犯罪论,追究刑事责任。”于志刚委员说。

彭勃委员建议将妨碍执行也纳入刑事范畴。“现行刑法只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进行定罪,而没有对妨害执行的行为进行规定。建议在刑法中增加妨害执行罪,通过强力的刑罚惩处、有效的威慑,制止妨害执行现象的发生。”

“既然刑法里有这么一个罪名,现实中又存在这种人,为什么很少使用?”郑功成委员认为,这种现象表明法院和有关方面形成的合力不够,应当明晰责任。“只有让犯罪者受到刑事制裁,解决‘执行难’才有最后制裁手段,司法公正才有真正的威慑力。”

沈春耀委员说,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中已经明确将民事强制执行法列入,希望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有关方面共同努力,积极工作,尽早将民事强制执行法草案提请审议。

进一步健全社会信用体系

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对解决“执行难”具有基础性作用。审议中,委员们指出,要将解决“执行难”纳入整个诚信体系建设当中,优化执行外部环境,继续完善联合惩戒机制。

韩晓武委员认为,“执行难”是转型时期不可避免的,它并不是某一部门或某一方面的问题。执行工作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需要公、检、法等各有关部门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逐步形成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社会各方面共同参与的机制。

“现在对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应当说限制措施比较全面,也比较得体有力,解决了很多案件,成效明显。但仍然有一些漏洞在里面。”于志刚委员建议尽快解决目前多证相互不关联、相互分离的情况。他举例说,虽然限制失信被执行人不能乘高铁、飞机,不能出国旅游,但仍有一些人可以出国打高尔夫、看球赛,原因就在于我们国家法定有效的证件不止身份证一个,限制了身份证,还可以使用护照或者其他法定有效的证件。

杜玉波委员也建议进一步推进执行公开,把执行过程中的重要节点信息向当事人公开。同时,进一步健全社会信用体系,促进各行业、部门和区域间的信息共享。

“部门之间要建立更便捷的信息共享机制。目前管房产的、管证券的、管存款的、管车辆的不同部门之间往往缺乏有效的信息沟通与共享,应加快改变这种状况。司法系统要确保‘执行难’得到更大程度的解决,多部门之间就必须要有便捷的信息共享机制。” 郑功成委员说。

“提到‘执行难’,大家很容易将矛盾焦点集中在法院身上。其实‘执行难’的出现不仅是法院的问题,还有深层次的社会、文化、法律等众多原因。”韩晓武委员认为,执行工作涉及方方面面,破解“执行难”需要公、检、法等有关部门乃至全社会共同努力,逐步形成各方面共同参与的机制。

为解决“执行难”提供有力组织保障

执行法官压力大、任务重,且执行案件办理能力参差不齐,这也是导致“执行难”的主要内因之一。审议中,多位委员关注到执行队伍建设问题,建议大力推进执行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提高执行能力,为彻底解决“执行难”提供有力保障。

“报告中提出的法院执行人员力量和能力不足的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刘海星委员建议,结合深化执行体制机制改革,平衡好审判和执行工作的力量投入,加大专业培训,运用好现代化信息手段,不断提高执行队伍的专业化水平,同时加强执行保障力度,着力解决执行工作中“案多人少”问题。

“面对普遍存在的‘案多人少’的情况,必须强化执行队伍力量,充实执行干警力量。要加大执行工作中的奖惩力度,提高执行工作人员的积极性,对工作不力甚至造成严重后果的,追究其相关责任。”韩晓武委员说,还要严格选拔用人制度,不仅仅只是专业素质的严格选拔,执行人员的道德素养也应成为选拔的重要依据。

版权所有: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鲁ICP备05034806号办公厅
最佳效果:1024×768或以上分辨率、16Bit颜色、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投稿邮箱: sdrdxcc201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