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习园地>> 艺苑

耄耋老人胜诉记(上)

作者:王文凯   时间:2018-05-22

蒙山高,沂水长,沂蒙山区好风光。

2017年1月17日,正是乙未年腊月二十,离春节整整还有十天。对于沂蒙老区的人们来说,可谓喜乐融融,家家都在忙年,准备欢度丁酉年的到来。

可是,在美景如画的沂蒙山区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却正发生着一个既喜又悲的故事…

胜诉归来

生于斯长于斯的徐小强,终于在腊月二十这一天从省城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怀揣希望,一路欣喜,一路激动。沂蒙山的山水再美,他也无心思观赏。此时,徐小强脑海里盘算着回家见到爷爷时爷爷高兴的模样。因为,今天他从省法院审判监督庭拿到了胜诉判决书,爷爷徐邦阳的诉讼案件奔波五年的诉争结果以胜诉告终。他在想,爷爷今年八十一岁了,虽然那年在工作岗位上脑溢血导致了下肢半身不遂躺在床上,但他的头脑还算清晰。爷爷如果听到胜诉的消息,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呢?

傍黑天,徐小强兴高采烈地跑进了家门。前脚刚迈进了院子,就大呼小叫。

“爷爷,我们赢了!”

“爹,娘,我们胜诉了!”

徐小强的娘梁翠花听到儿子的声音,正在屋里准备包水饺的她,赶紧从屋里跑出来,腰里围着围裙,满手白面粉,迎着儿子。

“儿子,你说什么?我们赢了?”梁翠花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强没有停下脚步,边疾走着,边赶忙从口袋里掏出判决书,在手里扬了扬,意思很明白,这就是证据。

“儿子,快拿给你爷爷看看,你爷爷刚才还问起你来,说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呢!”孝顺的儿媳妇时刻没有忘记老公公的嘱咐。

“知道了,我先给爷爷看看判决书,让他高兴一下。”小强赶紧跑进屋,来到爷爷的床前。

“爷爷,你的那个事,省法院已经再审裁决,咱们赢了!”

“是吗?快拿给我看看!”徐老汉有些激动,双手哆嗦着接过孙子手里的判决书,在孙子的帮助下,找到最后一页,看看判决结果,果不其然,那醒目的判决主文写到:

“徐邦阳为光明公司看门数年,接受光明公司的管理,光明公司支付徐邦阳劳动报酬,原审据此认定双方形成劳动关系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徐老汉眼睛一眨也不眨,盯着这两行字看了好几分钟,喉头蠕动了几下,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紧接着,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皱纹刹那间舒展开来,红晕的脸上焕发出青春的光彩。突然,双手无力地耷拉下来,判决书被扔到了一边,老人的头向左一歪,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爷爷,爷爷…”孙子徐小强悲痛地哭喊着,懊恼着,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头和胸部。

徐小强的爹徐新良倒是很冷静,因为他知道,老人等的就是官司胜诉的这一天,这口气憋到现在已实属不易了。好强了一辈子的老人,到76岁的年纪,还摊上了一桩劳动争议官司。现如今,打了五年的官司,守候了五年的信心和希望,想来是因为官司赢了,心事没了,一口气松了,所以才满意的离开了人世。

村里人得知老徐的孙子从省城回来了,并且带来了徐邦阳胜诉的好消息,纷纷在第一时间跑来徐家祝贺。乡邻来早的见到了老人去世的情景,纷纷由祝贺变成了悼念,来晚一步的,则纷纷掉头回家了,他们不想在这个时候给老徐家添乱、添堵……

事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忠实的看门人

2006年10月,光明公司大门口迎来了一名70岁的沂蒙山区的退伍老兵徐邦阳,他来这里担任看门人和收发员,而且一干就是六年。

徐邦阳虽然年纪大,可身材魁梧,笔直的身板一看就透着硬朗,憨厚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大大的耳朵,还有一双因为冬天依然坚守岗位而冻裂的大手,一个典型的沂蒙山区的彪形大汉,让人一看他的形象,就会想到传说中“门神”的模样。

每天早上,天刚刚蒙蒙亮时,晨练的人们都会看到他拿着扫帚扫院子的身影,一阵阵“刷刷”的有节奏的响声,就会知道徐邦阳在打扫院子。有时,人们会对徐邦阳喊:“徐老伯,您这么早就起来扫地了呀?”徐邦阳总是微笑着说:“不早啦!不早啦!”

别人在谈天、喝茶的时候,徐邦阳都在警惕地注视着院内的情况,他会向熟悉的人问好,并目送你回家,生怕你出了危险;若是陌生人,徐邦阳就会对他刨根问底…

 2006年冬天,一个男子带着个包鬼鬼祟祟地窜进院里来,徐邦阳发现后,立即拦住了他,对他进行了盘问,问他来找谁,结果他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徐邦阳不让他进入公司,这名男子便掏出匕首威胁他。别看徐邦阳年纪大,可不惧怕男子行凶,他一个箭步向前,突地一个擒拿动作,就将该名男子制服。随后赶来的人们把这名行凶的男子扭送到了公安局。事后得知,这名男子是来找公司的经理卜尧连讨还欠款的,因为来找卜尧连讨债多次,卜尧连就是不还欠款,一怒之下,他才带着凶器再次来到公司找卜尧连评理,索要欠款。谁成想,要债不成还被徐邦阳挡在了门外。徐邦阳由此得到了大家和警察的称赞。可是,徐邦阳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有些事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公司欠人家钱不还呢?自己阻挠人家要欠款是否助纣为虐?

徐邦阳给光明公司当门卫,一年三百六十天吃住基本上都在门房。他这里除了上班时间,平时经常会有好多人来找他拉呱求教。尤其是风土人情、家长里短的事。

徐邦阳人缘好,工作又恪尽职守,让公司内外的人都很尊敬他、敬重他,一提起他,大家都会伸出大拇指说“徐邦阳,是我们这儿最负责的门卫,我们都喜欢他!”

2010年夏天,一个周日的早晨,四点半左右的时候,太阳就已经从窗子上照进来,满屋子都成了通红的。徐邦阳感到脸上有些烤,从睡梦中惊醒,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透过窗户的玻璃朝大门口望,“老赖卜尧连”几个字一下就跳进了他的眼帘。徐邦阳惊得浑身冒出了汗,顾不得穿衣服就奔出门去看。昨天晚上,他关大门的时候,大门上什么都没有,这是哪个王八羔子写的,徐邦阳望着用黑笔写的“老赖卜尧连”这五个字发呆。

有人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标语写在了公司的大门口上,这不是成心和卜经理作对吗?给卜经理脸上抹黑,作为门卫让人在大门上写的骂本公司经理的标语,你门卫是干啥吃的,这责任你承担的起吗,弄不好就会丢掉饭碗的。徐邦阳清楚地感到这事要是让卜尧连知道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徐邦阳跑回门房取出一块抹布去擦那几个字,任他怎样的使劲,还是擦不去抹不掉。这坏家伙是用碳油写的,他心里骂道,妈妈的,你弄这事,是好人干的事吗?徐邦阳心里骂着写字的人,又跑回门房从床底下取出一小瓶汽油,根据他的常识,碳油是可以用汽油洗掉的。他把汽油抹在黑字上,稍微等了一会用抹布去擦,果然,虽然擦得不干净,但还是擦下来了。

徐邦阳愁得躺在床上苦思冥想,他想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今晚不睡觉,站在大门口像士兵站岗放哨一样看住,看哪个王八羔还敢写。对,就这样吧。办法有了,徐邦阳才稍微心里有些轻松。吃了些饭,躺在床上养精蓄锐,准备今晚连轴转。

虽说时值夏天,县城里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徐邦阳先是站在大门口看街上的行人,十二点过后,街上行人渐少,徐邦阳站的有些腰酸背痛,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大门口乘凉。一群蚊子好似故意和他作对,在他的脸上、头上和手上叮咬,叮出了几个大红疙瘩,痒的他心里好难受。尽管他拿扇子来回地搧着,还是没有办法。这时,不知谁家的狗在叫,这一叫,引来了四面八方的狗一齐叫,东边一声,西边一声,北边一声,南边一声,叫得徐邦阳心头很烦。

慢慢的,一阵困意袭来,他打了一个喷嚏,站起来伸了一下懒腰,打了一个哈欠,街上没有一个行人,路灯发出昏黄的暗淡的光,夜风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他移动着沉重的脚步回了门房。一下子就倒在床上呼呼入睡了。

正如徐邦阳所料,这一夜平安无事,一大早卜尧连第一个到单位,他看似很随和,老是一脸阳光灿烂,在职工中威信却很差。卜尧连一进门就说:“哟!老徐啊!是你把大门擦得这么干净了吗?”老徐点头称是。卜尧连说:“好啊!老徐,你行,门卫嘛,把大门看好,又把大门擦好,就是有创新,很好,很好。”卜尧连说完走了,徐邦阳站在原地不动,望着卜尧连的背影,心里犯着嘀咕:是不是你又欠谁家的钱了?欠钱不还,所以人家才来找算你!要不人家为啥叫你老赖?

几天熬下来,徐邦阳感到最难受的不是饥饿,不是口渴,而是精神的紧张。他有时感到舌头已在嘴里干的转不过向,好似一块干萝卜在嘴里端立着,他使劲的咽唾沫,开始还有唾沫,可现在一点唾沫都没有,舌头和嘴都已失去知觉了。有时全身着火一样的热。一热,头就发晕,眼前出现了许多幻觉。熬到第五天晚上,徐邦阳瞪着眼熬到凌晨一点。实在熬不住了,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可是这一睡不要紧,本来就血压高,有心脏病的他,脑溢血了。多亏他睡得晚,病发地晚,否则可真完了。第二天早上,到上班时间工厂大门还没开,工人们围在大门口吆喝老徐,才发现,老徐起不来了。等救护车拉他到医院治疗,稍微晚了点,血栓已经堵塞了一根小血管,无法通融了。徐老汉终于在76岁这一年倒下了,下肢瘫痪,再也没有站起来。

公司赖账

徐老汉住院的消息,隔了一天,他的家人们才知道。

徐邦阳生病住院的消息传到老家,正在地里忙农活的儿子徐新良儿媳梁翠花急忙放下农具,脸也没有顾得洗一把,就拿上钱坐上公共汽车,来到了医院。他们到医院时,徐邦阳还没有醒过来。

这二十几天里,公司里的工友们陆陆续续地来看望徐邦阳老汉,并安慰徐新良夫妇。可是,光明公司的卜尧连经理却一直没有露面。

二十天后,昏迷的徐邦阳睁开了双眼。

徐邦阳想动动身子,可是一动也动不了。想抬抬腚翻翻身,翻不了,想抬抬腿,抬不动,用手掐掐腿,腿部没有知觉。徐老汉心里想,“这下完了,下肢瘫痪了。”本不想给儿子添麻烦的他,就要无休止的给儿女们添麻烦了。“半身不遂”这个病,最是拖累儿女了!

徐邦阳头往右一歪,热泪不住地流下来…

徐邦阳清醒后的第二天,就把生病前几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儿子儿媳。儿子儿媳听后都惊呆了,呆的是老父亲在维护光明公司老板卜尧连的荣誉而倒下的,更让他们惊呆的是,这个公司的老板卜尧连竟然一次也没有来看望老父亲徐邦阳!

徐新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打算找卜尧连理论一下,让光明公司承担部分医疗费用,因为实在承担不起这昂贵的医疗费用。徐新良想到了正在读政法大学的儿子徐小强。

徐新良拨通了儿子的电话,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应该能行吧?我爷爷在光明公司干了六年的门卫,应当和光明公司建立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他干门卫,没有白天黑夜工作时间之分,应当是在工作时间内发生的,属于工伤。该公司应当承担责任。”儿子徐小强毕竟上的是政法大学,而且读的还是民法专业,一开口就说到了点子上。

“先别着急,爹,你们先给爷爷治病要紧,巩固一下治疗效果。需要找公司理论的事我去办,你们不用太着急。不过,你也要去找一下卜尧连经理,看他怎么说,如果卜尧连经理答应给解决医疗费用,那就好办,不答应的话,可能需要打一场官司了。”徐小强显然有一股大将风度,分析问题入里,研究工作方案有战略意图。

“那好吧,这事就交给你了”徐新良满意的挂断了电话。与儿子徐小强通完电话,徐新良心里有了底。他立刻跑到了光明公司,找到了卜尧连经理,说明来意。卜尧连经理还算比较热情地接待了他。

“卜经理,我来没有别事,只是老爷子在你这里出了事,你公司看如何处理这件事。”徐新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奥,你是说徐邦阳的事啊!不瞒你说,我们公司研究了一下,你父亲在睡觉时患病,得了脑溢血,纯属于个人问题,公司就是想帮他一把也没有依据啊!”

徐新良心里想,卜尧连真是“不要脸”,恬着一副丑鬼脸不说人话。

“他可是个门卫啊,白天看门,晚上守夜,应当算是工伤吧?”徐新良试探一下卜尧连。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工作时,谁又会睡觉呢?睡觉时间怎么能够算是工作时间呢?不在工作时间里发生这样的问题,怎么算是工伤呢?”卜尧连一副狡辩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把徐新良放在眼里。

虽然徐新良知道卜尧连耍赖,可是一时还真的没有反驳他的词了。最后只好赌气地说,“卜尧连经理,你如果这样,我们怎么办呢?你们也太不人道了吧!毕竟人是在你公司出的事,你们怎么能一点都不管呢?”

“老徐,你要弄清楚,公司该管的事情当然要管,可不该管的事就不能管,这是公司定的制度。不是哪个人说办就能办的事。”卜尧连说的冠冕堂皇。

“那好吧,既然你这种态度,我们只好打官司了。”徐新良见话不投机,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便悻悻地离开了光明公司。果不其然,儿子小强分析的一点也不错。这件事,他们肯定是赖到底了,话说到这个份上,不打官司也肯定不好解决问题了。

可是,目前这种状况,又如何打官司呢?官司能够打赢吗?徐新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仲裁败诉

徐邦阳倒在了工作岗位上,这是大家公认的理。可是,光明公司卜尧连总经理却不理这一茬。

徐邦阳住院近两个月,花费了大量的医疗费用,光明公司只是给垫交了2000元的住院费用,其他的就没有说法了。徐新良自从那天找了卜尧连,就没有再去找过他。

徐新良夫妇见徐邦阳的病情稳定了,根据医院的医嘱,开了些药,就带着老父亲徐邦阳回到了家里养病,昂贵的医疗费用几乎耗尽了家底,可难为死了徐新良夫妇。本来老人进城打工就是为了贴补家用的,谁成想搞成这样?

围绕徐邦阳的赔偿问题,从情理之中的救济和安慰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却因为光明公司的不仗义而慢慢地演变成了一场纠纷。这场纠纷一直延续了五年的时间。这也成了徐新良夫妇面临的大难题,本来一帆风顺的家庭生活从此不再那么和风细雨了。

 不久以后,徐新良在儿子律师同学郭晓燕的帮助下为老父亲徐邦阳申请了工伤鉴定。2012年6月15日,徐邦阳被鉴定为一级伤残。徐新良为徐邦阳的事申请了劳动仲裁,但仲裁的结果却和她的预料大相径庭。仲裁裁决竟然是徐邦阳与阳光公司没有劳动关系。

郭晓燕提供的证据是:徐邦阳出生于1935年12月24日,系刘山县河西镇徐家村农民,2006年10月至2012年1月23日期间在光明公司看大门,吃住都在门卫处,有时还兼任收发报纸信件一类的事,但是主要职责就是看大门。2012年1月23日19时许,在光明公司门卫岗位上突发脑溢血,随后住院治疗。

徐邦阳患病时系在光明公司从事临时性值班保卫工作,但是,光明公司主张徐邦阳患病时系在夜间睡觉时间,非工作时间,同时提供了公司职工工资表、考勤表,该表中没有徐邦阳。

2016年7月10日,徐邦阳申请的劳动仲裁被驳回。理由有二:一是徐邦阳年纪已经76岁,早已经过了退休年龄,不具备劳动者主体资格,即使在光明公司从事值班保卫工作,也只能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务关系。二是徐邦阳患病不假,可不是在工作时间。

徐新良夫妇将仲裁的结果如实的和徐邦阳解释了一下。徐邦阳表示不服,让徐新良在和儿子沟通一下,不行就打官司。

随后,徐新良又写好了诉状向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将光明公司公司和负责人卜尧连告上法庭。此时,距离徐邦阳患病住院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

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鲁ICP备05034806号办公厅
最佳效果:1024×768或以上分辨率、16Bit颜色、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投稿邮箱: sdrdxcc201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