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习园地>> 艺苑

《台风虐淄川》组诗

时间:2019-08-20

受今年第9号台风影响,淄博市淄川区从8月10日上午10点50分开始降雨,连续降雨68小时。气象数据统计,截至8月14日7时,全区平均降雨量502.4毫米,最大降雨量是西河镇梨峪口693.7毫米,接近常年全年降水总量。这是淄川区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大值,也是这次全省平均降雨量最大的区县。这次大范围强降雨给淄川区带来重大损失,大批民房倒塌,大片农田被淹,大量群众转移,大范围的道路、桥梁、通讯、供电、供水等基础设施损坏,初步统计,全区受灾人ロ15万人,直接经济损失21.7亿元。可以说,这次台风带来的降雨强度之高、波及范围之广、灾害损失之重、持续时间之长、转移群众之多,都是淄川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台风利奇马,日降五百雨。

悬水三十仞,洪流方百里。

峨庄幸福溜,淄水湍流急。

汹涌咆哮过,满目皆疮痍。

淄西黄家峪,路毁人隔离。

景象不忍视,残垣和断壁。

般河孝妇河,城区交汇集。

般河境内河,东西约三十。

一水渭头河,一水龙湾峪。

一干渠溢洪,茫茫水漫堤。

汪洋孝妇河,恣肆北流去。

途经六十里,村庄低洼地。

范阳支流多,河河淌黄泥。

遍观受灾情,掩面长叹息。

庄稼为之涝,大树被冲起。

屋倒三千间,路毁五万米。

河溢垮桥梁,所剩已无几。

沧海冲堰坝,横流遍狼藉。

骤雨催屋塌,村舍多瓦砾。

堪比蜀道难,山洪毁路基。

家园毁一旦,乡亲无处居。

昔日多锦绣,今已斑驳离。

联系全阻断,老乡无消息。

百年老矿坑,今人未曾记。

上面有工厂,水淹四五米。

车间百米长,轰然绝踪迹。

风急雨重重,山果落满地。

丰收已在望,雨过空欢喜。

水电都阻断,与世已隔离。

损失巨惨重,二十一亿七。

旷野声声叹,百年未曾遇。

大淄川全境,幸免竟无一。

组织发号令,救援应急启。

防汛救灾队,冒雨赴灾区。

深山救群众,徒步几十里。

山洪泥石流,全然不畏惧。

生命置度外,可歌又可泣。

 

灾后残垣景,恍若是大梦。

遍野满狼藉,哭痛话难成。

及时当勉励,岁月从来能。

月明人望尽,秋思住与行。

安顿受灾民,张开双臂迎。

送水送食品,仁者不留名。

上至白发翁,幼有少年童。

清障除淤泥,供电拖缆绳。

干部恪职守,身疲脚泡肿。

群众互救助,查险报灾情。

担当尽职责,感人多场景。

灾情险情前,生命第一重。

婆心苦口劝,责骂不出声。

无情台风雨,有情是众生。

荡气回肠转,遍地是英雄。

点滴牵我心,众志已成城。

外地淄川人,深深赤子情。

联名发倡议,捐款表心声。

感念援手助,秋凉暖融融。

庭下书带草,使君郑康成!

 

巍巍大淄川,建县二千年。

曾为菑川国,又称般阳县。

淄州时间长,般阳府路短。

山川多锦绣,流长又渊远。

无水不文章,入画有千山。

昆仑山叠翠,孝水万亩田。

奂山有山市,柳泉晴雨泉。

苏相桥水清,苍龙峡深涧。

国宝莲花尊,青瓷之发源。

人民多谦逊,求之不惮远。

代有英豪出,青壁有黉缘。

风调兼雨顺,国泰又民安。

百年未遇灾,家园多伤癍。

家破山河在,百废待重建。

台风虐淄川,众志渡难关。

一方受灾难,八方共支援。

党委和政府,赈灾建家园。

恢复好秩序,生活为最先。

基础设施多,抢修要保全。

水退防疫进,疫情不能乱。

粮油肉菜蛋,供应要妥善。

秋色尚未浓,重建路遥远。

百废待兴时,共克此时坚。

聚沙成高塔,积水能生渊。

建好新家园,生机更璀璨!

 

作者:淄博市淄川区人大常委会 李涌

版权所有: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鲁ICP备05034806号办公厅
最佳效果:1024×768或以上分辨率、16Bit颜色、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投稿邮箱: sdrdxcc2016@163.com